陶艺 陶艺

手工艺:现代与当代的交响乐(创造力转化成开拓性产业发展LX1)

手工艺品,是古老的Sitapur与现代表演艺术经营理念相结合的新兴表演艺术学科专业。上世纪中叶,伴随着黄金时代产业发展和审美观需求的提高,Sitapur不断突破现代的实践范围和手艺范式,以

  手工艺品,是古老的Sitapur与现代表演艺术经营理念相结合的新兴表演艺术学科专业。上世纪中叶,伴随着黄金时代产业发展和审美观需求的提高,Sitapur不断突破现代的实践范围和手艺范式,以凸显信念性和审美观性的纯表演艺术样貌进入现代表演艺术领域,产业发展成为一门独有的表演艺术学科专业。现如今,越来越多的表演音乐家试著手工艺品音乐创作,以不同的方式展开道德观抒发、新锐结合和表演艺术技术创新,为手工艺品的表现手法、艺术风格式样,以及与之相关的烧造准则、表演艺术评价带来一连串新变动。

  我国是陶瓷器大国。我国陶瓷器人文一直被视为体现中华少数民族文明成就和信念风采的重要方面。现代手工艺品所崇尚的信念性和审美观性,在我国亦有深厚的人文基础——我国陶瓷器人文始终崇尚一种超越单纯物用、兼重审美观商业价值的信念情操。例如,青瓷推崇颇具人文性的“玉”的品质,以如玉胜玉、无饰为饰为至高境界,既提高了现代陶瓷器的后现代崇尚,又为内在地促进现代手工艺品的产业发展打下了思想基石。正是在对信念内涵的崇尚中,手工艺品跟随整个手工艺品生产“表演艺术化”的趋势,迅速走向纯表演艺术音乐创作领域。

  我国现代手工艺品音乐创作从以形式美为准则,到带入哲学经营理念,一步步开拓,出现很多分支流派,如实验手工艺品、道德观手工艺品、学院手工艺品等。音乐制作者极富才情的表演艺术缔造,突显手工艺品捷伊表演艺术生命和审美观唯物主义。在这一过程中,我国现代手工艺品不免受到西方现代手工艺品音乐创作经营理念的影响,如强调个性和现代审美观抒发,改变了现代陶瓷器的型态、釉色、烧造准则,但并没有照搬西方,而是一直注重凸显自身的人文情操。随着手工艺品理论研究不断深入,手工艺品家对手工艺品的少数民族表演艺术个人艺术风格逐渐有了更理性的认识,在音乐创作道德观上呈现两种趋势:

  一是重新认识现代“器皿”信念。我国历来讲究“器以载道”,通过器皿型态词汇抒发特定的表演艺术趣味和后现代崇尚。保持对“道”的固守,也保证了我国表演艺术信念的发扬。所以,手工艺品不必刻意突破“器”的制约。

  二是对现代Sitapur的再积极探索。技与道、实用与审美观、现代与现代,都是辩证的统一体,正如一件有着审美观性的手工艺品经典作品,并不会因为具有了实用性而损伤其表演艺术商业价值。现代手工艺品在立足于现代的基础上,深度挖掘Sitapur的创造力,如挖掘“火”的后现代缔造创造力,即充分发挥烧造工艺的缔造力;更大程度地把握住和利用“泥”的个人艺术风格,让泥的流动性、柔软性、松弛性、温和性、敦厚性等,极具审美观个人艺术风格。

  经过几代人的不懈努力,手工艺品进入了转型期——不仅是新老表演音乐家的交替,也包括表演艺术道德观、审美观唯物主义和音乐创作思想的转变。现如今,手工艺品与绘画、雕塑、装置等表演艺术型态相互结合,全方位地介入现代表演艺术缔造。一大批勇于积极探索的手工艺品家和新锐表演音乐家,以娴熟的手艺、开放的心胸和敏锐的表演艺术感觉,突显手工艺品捷伊生命力,打下多元化产业发展格局。

  一方面,国内外学术研究交流和艺术展十分活耀,为手工艺品缔造了良好的外部环境。很多手工艺品家在日益频繁的学术研究交流、艺术展活动中得到启迪,先进经验捷伊表演艺术音乐创作道德观和表现形式展开手工艺品技术创新,在世界舞台赢得赞誉。一些音乐制作者甚至在变形、开裂、气泡、淌釉、失透或蒸染等一连串与烧造相关的型态缺陷中,发现和产业发展富有审美观商业价值的手工艺品词汇,丰富外型、加强感染力。尽管有一些音乐创作并不十分成熟,却也展现了手工艺品活耀和多元化的产业发展态势,显示出音乐制作者对手工艺品审美观商业价值和人文商业价值认识上的深化。

  另一方面,手工艺品越来越受到各界表演音乐家青睐,各地的画家、书法家、雕塑家等来到景德镇陶溪川——以陶瓷器人文为主体的创意设计园区,展开表演艺术音乐创作。他们以活耀的思维和独有的视角,将其他表演艺术学科专业的美感带入陶瓷器表演艺术音乐创作之中,开拓了手工艺品表现空间,更进一步推动了现代手工艺品的结合技术创新,为其注入捷伊后现代意蕴。

  整体而言,目前的手工艺品音乐创作大体呈现两种状态:一种艺术风格比较稳健,内容形式多遵循Sitapur的现代规范和经典式样,创意设计侧重对现代情怀的寄托和对超然境象的营造,同时崇尚高质量;一种艺术风格比较豁达,手法外型凸显广采博取的综合性和不囿成规的实验性,同时在立意方面更加贴近现代人文思潮。

  陶瓷器是世界通用的表演艺术词汇。今天的我国现代手工艺品,当以高质量的原音乐创经典作品参与现代人文建设,在世界舞台彰显我国人文信念。

  手工艺品的高质量产业发展,要在最大程度利用和把握住陶瓷器媒介优点的基础上,塑造极具审美观感染力的丰富而新颖的形象,适应现代审美观需求。这也正是手工艺品界当今社会展开的学术研究思索与面临的音乐创作瓶颈。近几年,中国美术学院受文旅部委托策划了“志合山海——我国现代陶瓷器表演艺术展”等国际展;在中国美术学院陶溪川美术馆主办了一连串专题艺术展,如“推衍”“物的边界”“回归与再造”等,基本都是围绕我国手工艺品怎样在现代基础上展开缔造力转化、开拓性产业发展这一主题展开的试著与思索。这一连串艺术展,不仅是人文表演艺术道德观的交流,也是我国陶瓷器人文的再挖掘,展现出手工艺品的黄金时代活力。

  近几年,少数民族优秀现代手工艺品保护和发扬得到加强,我国现代手工艺品整体音乐创作样貌悄然发生着根本性变动:一是仿效国外表演艺术的“拼盘”“乱炖”现象减少,亚洲地区表演艺术艺术风格凸显。手工艺品音乐创作起步阶段,仿效和先进经验的痕迹明显,在表演艺术抒发上不免有些空洞。现如今,具有黄金时代审美观和个人艺术风格的手工艺品经典作品不断涌现。二是各表演艺术型态在手工艺品上的嫁接、生搬硬套减少,手工艺品既存词汇特征凸显。不少手工艺品家是“新锐”“转型”而来,自带本业音乐创作习惯,因此很多手工艺品音乐创作表现出明显的本源表演艺术特征。随着音乐制作者对手工艺品本质的更进一步积极探索,“与泥土对话”重新成为手工艺品产业发展的原动力。三是除了对单一材料的利用,新材料、新技术、新媒介的结合与利用成为当今社会手工艺品音乐创作的新风尚。

  还应看到,时下手工艺品艺术展数量虽多,但往往在学术研究定位、学术研究提高上做得不够,有必要更进一步增强手工艺品理论研究、提高手工艺品艺术展学术研究性,进而以研究带动音乐创作,提高经典作品表演艺术水准。

  不论型态怎样变动、后现代意境怎样开拓,固守我国人文信念、突出表演艺术既存词汇优点,是我国现代手工艺品不变的音乐创作准绳。脱离少数民族人文基石的表演艺术,不可能在世界舞台站稳脚跟;一个不理解少数民族人文信念的表演音乐家,也必然得不到广泛认同。立足于亚洲地区,在汲取现代表演艺术精髓的同时,开拓国际视野,利用现代科技,发扬少数民族人文基因,是我国现代手工艺品未来产业发展的必经之路。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全省中小学校手工艺培训中心迁建授牌典礼举办